当前位置:

衡水民生 > 南岸是一支淮州军,北岸则是冀州军与并州军

南岸是一支淮州军,北岸则是冀州军与并州军

更新时间:2019-06-05 来源:衡水信息港 字号:T|T

邺城临时凑不出太多军力,尹甫与两王只能带八千人前往策应西征军,号称三万人——本来是要号称五万人,乃至十万人,尹甫坚决阻挡,向群臣道“两王不辞辛苦亲往秦州,必能奋发士气,压服十万大军。” 若按尹甫的主意,连八千兵卒都不必带,只是他与两王,轻骑上路,直奔秦州接掌冀州军,然后便宜行事,决定是攻、是守、是退、是和。 其他大臣差异意,认为过于冒险,湘东王与济北王心中尤其差别意,只说“不当”,对峙要带兵上路。 尹甫本是文官,虽不屈老,但是对军旅之事颇为生疏,心里着急,却怎么也催不动三军,从邺城出五日之后,才勉强赶到孟津,比他的预计要慢许多。 孟津南北两城仍由梁军看守,然则许可友军驻扎城外,南岸是一支淮州军,北岸则是冀州军与并州军,主要职责是监管运粮船只、包管西行路线通畅。

尹甫无意在此停顿,两王与将领们却以为恰恰北岸有自家虎帐,可以在内中稍作休整,同时期待秦州的动静。 巧得很,由西京退却的淮州军刚好也赶到孟津,停在南岸,传闻邺城两王赶来,统帅要度河过来参见。 淮州军撤离西京时度极快,大量军资遭到遗弃,颠末潼关之后,将士们稍稍定心,尤其是传闻冀州、并州两军仍未撤退,身后并无降世军追赶,他们越发放心,改为缓慢行军,时候注重西京与邺城的动静,万一还有转机,他们仍来得及调头回秦州分一杯羹。 尹甫对此一览无余,向两王道“淮州观望形势,随风而倒。两位殿下无需待之以礼,应当尽早出,或是攻下西京,或是迎回冀州将士。只要邺城实力尚存,盛氏子弟自然会往邺城叩拜太皇太后与两位殿下。” 济北王是侄辈,不怎么说话,全听叔父湘东王的分配。

湘东王在东都受过苦头,至今心存余悸,因此务求稳妥,“尹大人读的是圣贤之书,怎么云云沉不住气?邺城援兵出的动静想必已经传到秦州,咱们走慢一些也无妨。淮州乃是邺城至关主要的盟友,说是臂膀也不为过。南岸统帅盛轩又是盛家尊长,与我稀有十年的友爱,他来北岸拜访,我若束之高阁,大为失礼,会令两州生隙。不妥,大大不妥。” 济北王颔首,“只是一个晚上罢了,诰日梗概后天就能出。要是大家谈得好,也许可以劝说盛轩回心回心,带兵重返西京,两岸齐头并进,胜过冀州军独行。” 湘东王深以为然,“有道理,可你我二人不好提起,需找一人从中斡旋,让盛轩自愿调头。” “我帐下有一名幕僚,名叫乔之素,谈锋颇佳,或可一用。” 乔之素正本出去遁迹,风头已往之后,又被叫回来,随济北王西行。

湘东王看向尹甫,“尹大人庄重老臣、文坛魁首,与盛家人该当很熟吧?” 尹甫的确与盛家人相熟,然则不肯帮助,拱手道“不如这样,两位殿下暂留孟津,分出一千军力,由我带领,疾往西京,至少先赶到潼关,确保离秦之门不被关闭。” 湘东王无奈,看一眼济北王,道“尹大人非这么焦急,好吧,你带上五百骑兵认为前锋,我与济北王随后,不会太远,怎样?” 五百人就五百人,尹甫已经没苦衷挑剔,顿时道“好,请两位殿下签号令,半个时候之后我就带兵出。” “这就要走?现在是下昼,天快要黑了,而且盛轩到访,尹大人不见一壁?” “我乃文臣,与带兵的盛家人不熟。”尹甫马虎道。 湘东王亲笔写下军令,与济北王先后盖印,交给尹甫,“尹大人路上警戒,不行过急,若买卖外,邺城丧失大矣,十万大军无从弥补。”

两位殿下也要警戒,对盛家人不可尽信,对城中梁军更要防范。”尹甫拱手辞职,去选兵将,准备出。 湘东王略有不满,“在东都的时间,尹大人不是这种急性情啊。” 济北王笑道“派兵策应冀州军,原是他提出的主意,又是他亲身带兵,自然要急一些。况且他失业一段日子,骤得重用,当然要尽极力。” “的确是名忠臣。”湘东王道,内心已然得出结论,尹甫不适合浊世,只能为太平之臣。 夜色初降,南岸的淮州军统帅盛轩带着一只复杂的随从队伍,穿行两城,来到北岸冀州军营,拜见两王。 若在夙昔,湘东王与济北王坐在帐篷里等候即是,现在形势不同,两人站在营门下迎接。 宾主相见甚欢,盛轩是盛家不久的武将之一,与湘东王相识多年,远远地就下马,疾步趋前,跪地叩头,执臣子之礼。 湘东王大悦,匆匆上前亲手扶助。

盛轩带来不少盛家子弟,尚有淮州的主要将领,逐一先容,好像是两家隔绝已久的亲戚再次晤面。 到了帐篷里,宾主一边饮酒,一边回想旧事,忽而大笑,忽而感叹,两边的陪宴之人尽受熏染,与之悲喜。 乔之素见缝插针,慢慢地将话题引向西京,声称两王亲征,平乱指日可待。 酒酣耳热,帐中热烈声一片,盛轩倾身向两王道“我领略两位殿下的心意,如果我能做主,来日就带兵再去秦州,不灭叛贼,绝不回头。可我空有统帅的名头,只能管管小事,遇到大事,还得报告。唉,所谓后浪推前浪,我已经太老啦,在盛家,得听我几个侄儿的话。” 湘东王深有感想,举杯道“确实老啦,想当初,咱们也曾瞧不起尊长,没想到,同样的工作这么快就轮到本身头上。” 乔之素笑道“老骥伏枥,尚且志在千里,何况殿下与盛将军合法丁壮,驰骋世界,谁敢言老?”

两人闻言大笑,济北王也帮腔道“我倒是不算太老,可是没有王叔在,寸步难行,都不知道要做些什么。” 盛轩又往湘东王身边凑近一些,似要耳语,乔之素识趣地退到人群中,向其他盛家人敬酒。 盛轩却不只是对湘东王说话,眼光盯着济北王,“恭喜,世子即将登基,得此明君,天成兴复在即。” 济北王淡淡地说“兴复天成,在君,更在群臣与百姓,若不得民气,登位无益,反招祸事。” “有两位殿下坐镇,新帝怎么大概不得民气?” 济北王笑道“自古没有儿子称帝、父亲为臣的道理,待西京之事一了,我当退居王府,交出朝中十足权柄。好在尚有王叔辅佐新帝,也确实不需要我驱策,只是辛劳了王叔。” 湘东王摇头道“新帝当用新臣,借其锐气平定全国,我也要退隐,新帝必要的时候,偶然出来撑个地步,让老臣们别太嚣张即是了。”

盛轩笑道“两位殿下过谦,没有两王坐镇,邺城无异于自废手臂。天下人心所向,正是两位殿下啊。” 湘东王借机道“人心所向,我叔侄二人却是经常据说,等于很少亲目睹到。” 盛轩懂得其意,压低声音道“两位殿下假如真有平秦之意,不如在此稍留,不出三日,我必能让淮州大白形势,许我带兵回秦,到时两军夹河并进,岂不甚好?” “三日太久了些。”湘东王道。 “两日也能够,着实不可,我拼着一死,担擅命之罪,也要带兵助两位殿下一臂之力。老实说,要是第一次西征平乱时,邺城就让两位殿下领军,西京早已攻陷。” 两王互视一眼,湘东王道“好,那就两日,我们等盛将军的消息。” 盛轩大喜,捧杯敬酒。 淮州的客人直到子夜才告辞,梁军留出通道,让他们返回南岸。 乔之素一直再没时值参与攀谈。

宴席之后,才从济北王那里得知要多留两天的消息,隐约认为不当,“孟津离淮州另有数日路程,莫说两天,便是三天,盛轩也没措施与家中人联系,向谁报告?” “乔师长不必多虑,盛家也派人出来接应,驻扎在淮、洛两州界上,离此不远,两日可得来回。盛轩虽非盛家之主,但是辈分老、威望高,即是无命,也能调兵遣将。” “朝廷的意思是让殿下尽快西去声援,淮州军若能随即做出信念,是件好事,可是让殿下在此等候两天,似乎不当。” “不当?嘿,乔教师怎么也学湘东王的语气?宁神,尹大人不是已经出了吗?刚好两不延伸。” 乔之素新近投靠济北王,尚未完全互信,欠好再说什么,只得拱手笑道“殿下说得是,若能带上淮州军,前线冀州军必然大受感动,绝不会再生退意。” “没错,诰日一早我就派人给尹甫和西京的冀州军送信。

不必说期待的事,只言淮州军回心回心,好让他们扎实。” 乔之良心中一转,拱手道“我愿走一趟,也不必明早,立地出,没准能追上尹大人,由他向火线将士宣达好新闻,更能振奋士气。” “也好,那就辛劳乔师长了。” 乔之素少带跟随、多带马匹,天亮之前出营,奔行将近百里,没追上尹甫,却见到一件怪事。 路边有一座虎帐,本应是冀州军的临时镇所,用来监禁道路。 气候晴好,乔之素远远地就瞥见营中旗号飘零,再驰近一些,看到很多旗帜上居然绣着“梁”字。 他们的行踪也被现,一队士兵迎面驰来,带头者大声道“梁军在此,来者下马待命!” 乔之素大吃一惊,心中隐约的不安一下子酿成宏大的惊愕。

分享 0